恐怖情人 恐怖情人

徵信服務項目

需要幫忙 ?

遇到恐怖情人怎麼辦?自己也有可能成為別人眼中的恐怖情人嗎?

恐怖情人

戀愛是考驗兩個人對於彼此的信賴關係,當關係失衡時,失重的那一方就會咄咄逼人,甚至將另一半視為「財產」、「附屬品」,勢必要掌握到另一半的行蹤、位置,不可以有任何遺漏的地方,這樣的心態極有可能是恐怖情人的徵兆,當負面情緒大過於理智,很有可能出現拳打腳踢的暴力情況。

小禎是個樂觀的女孩子,但是在戀愛過程中總是對自己非常沒自信,認為自己的外表或是身材不太好,也因為這樣的心態,讓她從第一眼遇到小松時,便更加珍惜他,怎料小松是個花心男,不但從未將小禎放在心裡,也不願承認與小禎的關係,被蒙在鼓裡的小禎直到某天發現小松與另外一名女子發生關係後,對於愛情的世界觀瞬間崩塌。

「手機定位給我開著,時刻都要報備行蹤!」-小心自己落為恐怖情人


起初,小禎發現小松的網頁時常搜尋一些讓她擔憂的字眼,如「台北 個工」、「個人工作室 紓壓」、「按摩 聊天」等等,按耐不住懷疑與好奇的小禎向小松攤牌,小松解釋道自己只是好奇,也約定承諾自己不會再犯,但是同樣的情況根本沒改變,甚至小禎眼尖地發現小松有意地避開使用手機的時間,一進廁所就是好幾分鐘,說是肚子痛或是玩遊戲,但小禎知道,他都在用通訊軟體跟人聊天,只是聊天內容為何她不知道,這讓她很苦惱。

久而久之這樣的情形愈來愈糾纏小禎,甚至影響日常上班,天知道小松這個時間點到底有沒有去上班,他可是一個連工作都可以隨便翹班的人,小松的脾氣也漸漸地被小禎的疑神疑鬼耗盡,劈頭就罵:

「妳可以不要這樣嗎?疑神疑鬼的。」
「妳這樣我壓力真的很大。」

最後小松與小禎妥協,願意下載情侶相互追蹤的定位軟體,看到小松不情願的神色,小禎感到很愧疚,但卻又止不住自己的心思,心想看著手機定位他總不能做怪吧?結果小松透過假定位讓自己的行蹤捉摸不定,也是被心思細膩的小禎發現異常,欲蓋彌彰的行為讓小禎更加憤怒,到底有甚麼事情好遮遮掩掩的,一定有鬼!

殊不知,小禎漸漸步入恐怖情人的徵兆。

「妳看我手機是侵犯我隱私妳知不知道?」-付諸行動的恐怖情人


趁著小松熟睡時,小禎突然來個心眼,她悄悄地拿走小松總是機不離身的手機,直覺性地先打開相簿,看看有沒有異常,有幾張拍風景跟吃飯的照片,卻沒有跟她分享,她默默地瀏覽,並用自己的手機翻拍下一切,接著打開通訊軟體,就像潘朵拉的寶箱,一開罪惡感便停不下來,與小松諜對諜的攻防戰已經維持將近一年,小禎熟稔地按下被隱藏用戶,發現一個僅有表情符號的ID,配上一個女性頭貼,一種直覺警鈴大響,她顫抖地打開來。

「上次好舒服。」

轟!地一聲直接劈入小禎的腦袋裡,她開始瘋狂滑到訊息的最上端,發現訊息只到前三天,就沒有更新的,打開相簿又是驚人的發現,都是女方建立的相簿,出遊完、吃飯等,時間都與小松的手機相簿吻合,小禎忘記後續她做了甚麼,只是麻木地用手機錄影翻拍所有一切,然後將手機放回原位,但是罪惡的開端一旦開啟,就再也回不去。

「我跟別人聊色是我不對,但你看我手機妳侵犯我隱私你知不知道?」小松以那個女孩子朋友的妹妹打呼巄過去,並說那些話都只是幹話,稍微用點常理想也知道小松在說謊,到底甚麼樣的關係會出去遊玩並拍合照,因此小禎對小松的行蹤更是嚴格看管,不只手機固定檢查,出去哪裡都要拍照報行蹤,電話一定要隨時接,甚至在日常也會沒來由地就劈頭大罵小松,當小松要還嘴時,小禎總能以「你錯在先」的理由賭回去,小松也不好再說甚麼。

「我受夠妳這個情勒大王!我們分手吧」-遇到恐怖情人怎麼全身而退


隨著小禎的脾氣愈來愈糟糕,小松漸漸地也不願意搭理小禎,面對恐怖情人小禎每天的連環CALL追蹤,小松有想要逃跑的念頭,他偷偷辦了第二支手機,用著慣用伎倆繼續向其他女生放餌,同時也躲避小禎的有如偵探般地搜查,但百密必有一疏,小禎發現第二支手機的存在,小松心想不妙,這個瘋女人又要吵個三天兩夜,於是在新的戰爭開始時便開口說:「我受夠妳的情勒,我們分手吧。」聽到肯定句的話語,小禎完全無法接受,這個爛到炸的男人到底憑甚麼開口說分手,死活不願意斷開這段愛情的小禎苦苦哀求小松,但是兩人的關係已從起初的熱戀演變為畸形愛情。

小禎害怕自己再回到沒人愛的世界,緊緊地纏著小松不放,而無心經營這段關係的小松卻怎麼也逃不開小禎的追查,小禎甚至將小松難堪的約炮故事當作要脅籌碼,將內容大肆地傳在小松的朋友圈、以及親戚之間,小松覺得自己的面子都被這女人丟光了,正思忖如何切斷關係全身而退。但迫於租屋的無奈,兩人目前處在尷尬的同居關係,小松發現小禎偶爾會盯著菜刀許久,又或者是盯著自己不發一語,想不到,在某天夜晚,小松突然覺得一陣激痛,隨即是背部傳來又熱又冷的感受,他背上居然插著一把水果刀,是小禎在背後偷襲,挨了一刀的小松大驚失色,連忙做出防衛舉動,深怕下一個攻擊再次襲來,「喂!」小松怒吼,這一吼讓小禎開始掉淚,不斷地說自己錯了,自己不是故意的…最後還是小禎幫小松打電話送醫。

面對恐怖情人,我們可以怎麼做?


人與人的關係很複雜,作為徵信業界的老品牌,一統徵信社擅長處理人際問題,尤其是感情方面的疑難雜症,像上述小禎與小松的關係,我們會先評估雙方關係的嚴重程度,顯然目前小松明顯有性命安全的疑慮,此時一統徵信社會採取較迅速且俐落的措施,避免相同恐怖情況再度發生,恐怖情人的形成可能原因有兩種,一種為原生家庭產生對關係的不信任感,另一種為與某一段愛情產生的不信賴感,如果下一位遇見小禎的男子,極有可能發現小禎有查定位、翻紀錄的習慣,極有可能是在某段關係中受過傷害而造成的陰影,也有可能是原生家庭灌輸小禎,讓小禎的觀念產生偏差行為。

但是剛好讓小禎成為恐怖情人的導火線就是小松的作為,這類的關係更為複雜,因為從原先相愛相知的關係要撥離分開是需要時間化解與引導,一統徵信社建議,如果委託人是小松,可以提供他人身安全的保障,以及提供專業的法律顧問,讓他可以爭取自己的隱私與權益,上述小禎將小松的醜事公開,就有涉及毀謗等罪嫌,以及背上那一刀,也足以構成傷害罪;如果委託人是小禎,一統徵信社可以提供專攻心理諮詢的專業導師,為小禎化解心中的結,愛情使人盲目,唯有公開公正公平的第三方才能將事情釐清,並循序漸進地指引迷途中的人,找到正確且正向的人生道路。

徵信服務項目

需要幫忙 ?